新万博投注【虐心小说】我没想破坏你们的婚姻的我只是情不自

作者: admin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8-03-29 07:19
新万博投注,万博怎么玩,新万博移动版买球网站manbetx有着非凡的创意与想法,足球投注网万博官网就是为了给玩家带来极具特色和魅力的博彩体验,新万博体育投注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一款博彩类游戏.

  女子惊恐的环抱胸腔,光裸着身子往后退。然而,却换来男人强势用膝盖分开双腿。用最侮辱的方式,居高临下的单手扼住女人的下巴。

  男人近乎咬牙切齿,平日里清冷的眸子深处藏不住的疯狂!捏着女子的手不自觉的往下滑,拂过女子的高挺,激起女子肌肤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女人的眸柔美,却悲伤,然而她却一点也不想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脆弱,却撕心竭力地喊道,“我没有,是她自己撞在桌子上的,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为什么不信我?!”

  容湛俯下身,狠狠的吻上女子粉嫩的唇瓣,舌头撬开贝齿,不带感情的攻城略地。一只手钳制着女子的双手,另一只手在白皙肌肤上游离。

  顾长安只觉得身体被劈成了两半,灵魂深处都被碾压了一般,痛得她仰起头,而且肚子在男人进入的那一瞬间,就已经疼得不行了,甚至她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的流失掉。

  “我还没有要够,怎能放开你?”说罢,男人好似食不知味一般,疯狂的索取身下的女人,而那女人却像是一具失了魂魄的布偶,随他摆弄。

  “啊……不要……”顾长安低吟起来,沙哑的声调更加刺激着容湛神经,他只觉得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迫切的渴求着爆发。

  “啊!”顾长安一声痛呼。只觉得自己身下仿佛又流出了什么东西……腹部有着撕裂般疼痛,整个人,仿佛从大腿根部往上,渐渐被撕裂。

  忽然身下传来浓重的血腥味,容湛微微蹙眉,低头一看,他与她紧密相连的地方,鲜红的血不断的涌出来,在白色的床上,开出了大朵大朵的嫣红。

  “顾长安——”他怒声叫了一声,可床上的人却是一点回应都没有,血迹,有些刺痛了容湛的眼,他没有想到会这样。

  顿了顿,他翻身下床,想要抱着那个女人时,电话骤然响起,在触及手机屏幕上的号码时,原本冷峻的脸上居然出现了难见的柔情,“若儿……”

  不多时,男人换好衣服,穿戴整齐,看都不看床上的女人,推开门便离开了。床上的女人看着窗外的月色,竟然没有怨恨,只是倍感凄凉和绝望而已。

  她微微一笑,吃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双腿才刚落地,鲜红的血就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一般,痛得不行,额间已经出现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最终,她还是伸手去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男人的电话,“阿湛,我肚子好疼,你回别墅一趟,送我去医院好不好?我怕孩子有事!”

  “还有力气吼,证明还死不了嘛,等你死了再给我打电话,我好去给我儿子上香,告诉他,你和那个孽种去陪他了!”男人淡漠地说道,“没什么事就别来烦我,若儿身子还很弱,被吵醒了,很容易失眠的!”

  第二天,当顾长安再度醒来的时候,映入她眼帘的竟然是一缕阳光,还有白色的窗帘,她似乎看到了一个男人在对自己微笑着,那人有一双灿烂的眸子,笑起来比星星还要耀眼。

  听到熟悉的声音,顾长安才缓缓抬头,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那是她的哥,饶是看到了亲人,她的泪水,一下子就夺眶而出,可她却没有说话。

  顾长宁看着自己的妹妹,叹了叹气,毕竟她刚失了孩子,要是过分责怪,对她是不是太苛责了,可昨晚接到她电话,赶到别墅时的情景吓坏他了。

  “长安,你让哥说你什么好?你从小就倔强,对喜欢的东西,即便是自己再难也不会轻易放手,可你和容湛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你是不是该放手了?”

  “长安,林若儿的孩子怎的就会没了?”顾长宁再度开口说话道,毕竟妹妹的性子,他还是知道些的,对容湛的那种执念,也是知道的,若说长安嫉妒,那是真的,若说她害林若儿,那是绝不可能的事,即便她再不喜欢林若儿。

  “长安……”顾长宁再度唤道,却发现顾长安似乎压根儿就没想要理她,便也就识趣儿的不再问下去了,她想说的时候,她自然会说。

  然而就在顾长宁转身离去时,却被一个微弱的声音打断了他前进的脚步,“哥,我住院小产这件事,可以求你不要告诉爷爷?”

  顾长宁不忍拒绝,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好好休息,其余的事儿,别想了,哥会帮你解决!”看着她泪眼朦胧的样子,又补了一句,“我不会告诉爷爷的!”

  等到顾长宁出了病房的门,她脸上的笑意才逐渐褪却,眼泪大滴大滴的从她的眼窝处滑落,浸湿了她的耳朵和头发。

  顾不上听医生叮嘱的要如何多多休息等话语,顾长安拿到顾长宁新办给她的手机和卡,找回了自己的号码,然后立刻联系了顾家的私人律师欧阳,欧阳很快接了电话。

  无奈的挂断电话,欧阳只好将顾长安吩咐下来的材料细细整理了一遍,到底还是决定按照顾长安说的做。

  凤凰湾的别墅很大,典型的欧式风格,光线从落地窗透明的玻璃外蔓延进来。巨大的波斯毛毯铺满整个大厅。壁橱的火明灭燃烧,保持着别墅的温暖如春。

  女人的声音柔弱,却不免带了几分怨恨,“以前我总以为,像顾长安这样的名门闺秀,应该是很大气,不会这样怨毒的,却不曾想她竟然为了得到你,不惜对一个尚未出生的孩子下手。”

  说完,男人俯身吻上了女人的唇,两人相拥的画面,即使是隔着黄昏朦胧的雾气,也能瞧得出,是那样的和谐,那样的美丽。

  房间里两人的对话,站在门外的人听得清清楚楚,那是她的丈夫,那些山盟海誓,原本该是属于她的,顾长安敲门的手,微微顿了下来,鬼使神差的,她透过房门的缝隙看去。

  只见房间里男人用自舌尖细致地舔弄着女子娇媚的唇形,忽而用力地咬住女人的唇,带着贪婪的意味浅促低喘,“阿湛……”

  就在这时,屋内的女人像是发现了什么,忽然侧过头,乌黑的长发贴在她的脸侧,杏眼直直的看向门缝。两人,就这样对视上了,然而,下一秒,女人就好似没有看见似得,却对着顾长安得意的笑着,好似在宣示着她的胜利。

  房门撞到墙壁反弹回来了一半,只留一人宽的缝隙。可以清晰让容湛看清楚门外站着的憔悴女子,瞳孔有一瞬间紧缩。

  她扫了一眼坐在容湛怀中的女人,女人面色苍白,身子单薄瘦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也就是这样一副楚楚可怜的面容,夺走了她所有的一切。

  “长安,你回来了,听说你小产了,怎会这样不小心呢?说起来,那孩子可是阿湛的第二个孩子呢?”林若儿似笑非笑的表情充满了真诚,话语温柔得像风一样轻软,“怪可惜的呢!小产也相当于坐月子,你怎么没有在医院多住几天才出院呢,不管怎么样,总得要把身子养好才对啊!”

  “长安,你也不要怪阿湛,阿湛不是故意的,他虽然气你不小心撞到了我,可你肚子里毕竟怀着的是她的孩子,他不会不管你的!”看到顾长安的怒意,林若儿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林若儿的笑容,多了几分苦涩滋味:“我身子本就孱弱,小产又没多久,虽然阿湛替我调理得好,可身子还是有些弱,并不是故意不和你道歉的,长安,我那天说过的话,还算数的,我什么都不要,你依旧是容夫人,我只想要呆在阿湛身边,只是这样就好。”

  她这样三番两次的提醒着她,她自己跌下楼,没了孩子,可她的丈夫,却执拗的要她以命偿命,亲手扼杀了自己的孩子。

  好似被人踩到了底线,顾长安忍无可忍的冲到她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记耳光,打的林若儿原本苍白的脸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阿湛,你放开长安,”林若儿怎么肯放过这个机会,将善良的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长安,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不对,可我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的相处……”

  “林若儿,你永远都没有办法洗清你自己的罪孽,你就是个杀人犯!”顾长安挣扎着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腕,不料,容湛竟然顺势反手,给了她一耳光——

  “顾长安,我的忍耐是有限的,要不是若儿拉着我,你以为我会容忍你至此?若儿对你处处忍让,你不要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顾长安突然笑起来:“容湛,你何曾让我在你面前得寸进尺过一分?”她伸手轻轻拭去唇角的血,看着眼前的一对男女,“一个杀人犯,你也能爱得这样痴情不悔,我也真是佩服,这样的人以后进了容家的门,你就不怕侮了容家的门楣?”

  “啪!”又是一个恶狠狠的耳光打在顾长安脸色,这一巴掌的力道,生生的将她打得远远摔了出去,额头撞到茶几上,才停止下来。

  顾长安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半响才喘出一口气来。缓缓的抬起头,抹了抹额头上流到眼角的血迹,更加想笑了。

  她满手是血的遮住自己的眼睛,下一秒奇异的咧开了嘴巴,忽然之间哈哈大笑,笑的声嘶力竭。她的表情镇定的不像是才被容湛连甩了两耳光,然而那双眼……却是如死水般空洞,再也找不到一丝的痕迹了。

  顾长安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停下了笑声,看着眼前的男人:“离婚吧!我放过你,请你也放过我,我祝你和林若儿百年好合,只是不知容爷爷是否会接受一个杀人犯做自己的孙媳妇?”

  可不知为什么,突然听到顾长安说要离婚,他心头竟忽然涌起了极大的愤怒,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知所措。

  “哼,离婚?顾长安,我不同意,你以为凭什么和我离婚?”容湛忍不住丢开了一旁的林若儿,大步上前,一把扯住顾长安的胳膊,把她拉起来,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

  “不爱?顾长安,你似乎忘记了,当初我们两家为什么会联姻了?你以为现在的顾氏,离了容氏,还能撑多久?就连你们最大的筹码,石油这块,我也替你们拿下了。离婚?你承担的起代价吗?”

  林若儿咬牙,忽然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长安,你不是说你爱阿湛吗?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以后一起陪着阿湛,不好吗?我真的只是想要呆在阿湛身边……”

  “我知道,我从出生开始就是个不受待见的人,我只想守在阿湛身边而已,长安,你就这样容不下我吗?”林若儿哭泣着挣扎着,要从容湛的怀里挣扎出来。

  看到她的脸,顾长安不由得低低的笑出了声,“林若儿,我顾长安为什么要容得下你?而他容湛又何德何能要我顾长安委屈自己一次次的为他妥协?”

  顾长安冷漠的眼,再找不出一点波动。容湛敏锐的发现,顾长安的眼里面少了什么,和曾经看他的目光,完全不同。这种认知,让容湛说不出的慌乱。

  “我……我……我没有想到破坏你们的婚姻的……我只是情不自禁。”林若儿感觉到了抱着她的男人身子的僵硬,急忙含着泪道:“这不是阿湛的错。”

  “长安,对不起……”林若儿抽泣着一个劲儿的弯腰道歉,饶是因为摇头的频率有些频繁,导致她有些头昏,一个踉跄,就向后倒去,好在容湛眼疾手快,一把紧紧的抱住林若儿,心疼的揉进怀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